查看: 477|回复: 0

儿童个体治疗

[复制链接]

88

主题

91

帖子

340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340
发表于 2019-2-15 17: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感统教研-Dodo 于 2019-2-15 17:22 编辑

一、建立治疗关系
    在儿童心理治疗的开始阶段,治疗者的工作重点是要在他与儿童之间创设并维持一种合作和相互尊重的关系。这样,儿童就容易全身心地投入到这种关系中,更好地表露他们的心理世界,这也有助于治疗者制订治疗目标和选择活动内容。
在一种自由、温暖和被接纳的氛围下,儿童在表达有关过去和现在事件的痛苦思想和情绪时,会感到非常安全。治疗者倾听和专注于儿童的言语和非言语表达,将有助于儿童更深人地表达他们的真实情绪。对儿童情感与潜藏于这些情感背后的经历和行为做出回应,这是建立移情关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Egan,1994)。
    在治疗过程的初始阶段,治疗者需要对儿童的情感做出回应。治疗者需要帮助儿童正确澄清他们所希望表达的问题,这能增进治疗关系的和谐,鼓励儿童全身心地参与治疗。当儿童的情感得到他人的准确反应时,儿童会产生自己被他人理解的感受。这种被他人理解的感受在治疗中可以导致其更深的自我体验和自我暴露。
    在某种程度上,治疗者与儿童之间的共情意味着对儿童观点的一种理解。通过儿童的眼睛看世界,治疗者可以获得对儿童情感更为敏感的体验,好像儿童就是他们自己一样,治疗者通过言语或非言语符号来表达这种共情,这有助于儿童感觉到他们被接纳和理解。
    有时,沉默也可能是治疗者回应儿童的一种有效方法。因为沉默表明治疗者是在倾听,并给儿童提供充足的时间来将他们的思想转化为语言。 Gummer(1984)认为,有时沉默能创造一种轻微的焦虑,这“可能会刺激儿童改变治疗过程,经常促使儿童进行更深层次的思维、体验和自我表露”( summer,1984,p.41)。
   二、 除了与儿童建立友好的治疗关系外,治疗者还可以通过初期阶段的会谈来与儿童父母建立一种合作关系。这种初期的会谈可以给儿童的父母提供一个表达他们顾虑的机会,可以使他们感到自己有价值、能为他人所理解。当父母因为对子女成长的积极贡献而感到有价值时,他们更可能做出必要的改变,以改善亲子关系。初始会谈还有助于治疗者了解儿童的家庭结构、基本经历、父母的养育方式和父母与该子的互动情况分析问题成因。
    在治疗过程的第二阶段,儿童开始被鼓励去探讨那些令他们感到痛苦而麻烦的事件、思维和情感。通过这个过程,治疗者可以了解儿童的主要问题,然后评估这些问题是如何影响儿童当前的自我调适的。儿童可能会回忆出早期与其当前问题相关的事件,这将帮助治疗者理解儿童是如何观察自己、观察他人及世界的。年幼儿童更可能通过游戏或绘画活动来象征性地表达出他们的问题,而年长儿童可能会通过口头讲述或者将这些问题用笔写下来。为了获得一种对儿童的世界观及其行为的理解,有时治疗者需要给儿童提供一些机会,让他们通过游来重构问题情境。
   在这个阶段,治疗者需要使用各种治疗技术来认真倾听儿童的表述,努力理解儿童的问题,并向儿童表达他们的理解。为了促进儿童的自我表露,治疗者会问儿童一些开放性的问题,以帮助儿童将问题置于更加具体的关系之中。开放性问题鼓励儿童详细描述他们的经历。当儿童在自我表达出现困难时,治疗者应该加以鼓励、提示或帮助他们说出他们想说的话。这样,治疗者就使用了探究和移情相联合的方法来帮助儿童澄清和明确他们的问题所在(Egan,1994)。
   澄清是一项通过聚焦于事件背后所隐含的信息,来对儿童表露过程中混乱和冲突的方面做出回应,以帮助儿童澄清矛盾的情感的基本技能。明确清楚的陈述能让儿童知道他是被理解的,并且那些令人苦恼的麻烦事件、混乱的思维或矛盾的情感已经得到识别。在将澄清作为一项治疗技术时,治疗者需要努力体会儿童故事的内容,由此形成共情性理解。一且治疗者向儿童表达出他的感受,治疗者就能帮助儿童确定和理解他自己的情感。这种自我理解的过程是治疗改变的一个重要开端。
    当儿童开始意识到他自己的情感,知道这些情感是可以被接受和理解的,儿童就能增加自我接纳,也就相应地能增强自尊心和自信心。概括技术综合了参与、倾听、共情和探究等沟通技术。概括技术可以帮助治疗者抓住儿童与治疗者的对话内容及对话中所表达出的情感本质,并将其反馈给儿童;儿童能因此总结对话过程中他们自己问题的重要方面。概括能鼓励儿童参与治疗过程,帮助他们明确问题,因此可能成为一项在治疗任何阶段都很有用的技能。
   概括性的陈述在帮助儿童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个特殊问题上,以及在更深程度探讨其问题等方面具有特殊的价值。最有效的概括性的陈述是简明扼要的、集中在重要问题上的陈述。
三、合理解释问题
   在此阶段,治疗者帮助儿童理解令其痛苦的思想、情感和行为,比较相互冲突的观念,解决防卫心理和阻抗心理的问题,并结合当前行为来理解儿童。有时,儿童会将痛苦的事情深深地隐藏起来,因此,他们可能会问一些问题,或者评论与现有问题看起来没有任何逻辑联系的问题。帮助儿童明确和理解这些隐藏的问题,需要对儿童的言语和非言语符号的表达做出解释。
   在直接指出儿童的某种情感可能会对儿童构成较大威胁的情况下,治疗者可以使用“好像”这样一种比较委婉的表达方式来与儿童沟通。一般来说,治疗者与其对儿童的情感和需要给予总结性的陈述,不如让儿童自己表达出他的情感或需要。例如,治疗者可以说“如果某些事情以这种方式发生在其他某个儿童身上,他可能会感到生气”。治疗者表达情感的另一种方法是:“当我处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如果有其他小孩喜欢我,我常常会焦虑。你认为孩子们今天会为此而感到焦虑吗?”
   有时候,治疗者也可以通过向儿童直截了当地指明主题的方式,来帮助儿童理解字面下隐藏的意义。这些主题可能包括儿童的情绪、情感、需要、愿望或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认识能力也被描述为是“将理解转化为建构的行为”( Corey,1995)。通过解释,治疗者会尝试将儿童所表露的问题置于一个更容易理解的系统结构中,因此儿童就能看到其情感或行为的成因。在实际治疗时,这些开放性的沟通交流必须以“试验性假设”的形式(如,这可能是……)加以表现,必须适合处于具体形象思维阶段儿童的需要和接受能力。解释性的回答需要相当的认知推理水平和洞察力,而这通常在年幼儿童身上是难以实现的。因此,提供澄清式的回应,使用“好像”的方式,识别和探究儿童表达的主题,可能更适合于帮助儿童识别和理解他们的情感。尽管解释性的陈述能帮助儿童将过去的事件、情感与他们当前的思维和行为联系起来,但是这些解释对治疗过程而言,并不是绝对必需的。有时,与其描述无意识的思维和情感,不如通过非言语的或象征性的表达,如儿童游戏,来形成这种
联系旦这种联系形成,治疗者就能指出儿童的行为是如何影响他的世界里的重要人物的。当治疗者与儿童一起搜索和探究其他与问题有关的参与者的感情和行为时,治疗者将这些联系与儿童自己的世界结合起来,从而帮助儿童理解其情感和行为对其他人的影响。如果治疗者与儿童共享这些联系,就能帮助儿童将其在问题中的角色个人化( Carkhuff,1969,1987)。一旦儿童理解了这种角色,他就能学习处理自己的问题了。
    在这个阶段,家庭要回应儿童所需要获得的家庭内部的关爱和安全感。如果条件许可的话,治疗者可以鼓励儿童父母去参加一个家长治疗小组,帮助他们与其他儿童的父母分享共同关心的问题;在改善亲子关系方面得到其他家长的支持和鼓励,以及学习满足儿童情感需要的方法。
四、促进行为改进
   在这个阶段,通过把治疗过程内化,儿童能将其所习得的新的理解和知识转化现根为行动。内化使儿童能够使用治疗联盟的合力来形成一种现实的自我评价、增强自尊和巩固应对技能。“这种内化的动力与平常的发展过程相同,儿童开始做出对他们的价值(优点和缺点),以及对他们监护人的可靠性的内在判断。"( Hansen,Rsee-berg Smith, 1994, p. 195)
内化是一种促进行为改变的强有力的催化剂,这种改变贯穿整个治疗过程。改变的特征包括同化、模仿和内化,这些因素呈现在儿童早期与父母及有意义他人的交往之中。
   随着儿童的成长和发展,他们通过想象来尝试扮演他们周围重要他人的角色其中,最为关键的角色就是他们的父母,父母是儿童最早的和最经常模仿的对象。儿童竭力模仿父母的某些行为甚至思考问题的方式。当儿童认同并模仿他们的父母时,他们就会通过内化其父母和监护人的反应来描述他们的价值。如果父母相信儿童基本上是好的、能干的和可爱的,那么儿童也将会这样看待他们自己。然而,如果父母将儿童看成是坏的、无能的和不可爱的,那么这些观念也将会被儿童内化,并因此降低儿童的自尊正如年幼儿童通过询问问题、模仿和试验来成为儿童期发展阶段的主人,年长儿童可以使用治疗关系来探索他的潜能,增加认识能力,内化新知识,尝试新行为。通过内化过程,儿童与治疗者交往的积极方面会变为儿童知觉的一部分。儿童与治疗者的这种关系可能会改变儿童的“自画像”。由于不断获得积极体验,儿童的自尊水平也相应得到提升。
   对于一个在现实生活中缺乏被其重要他人接纳和尊重的儿童来说,他们通常也会相应地期望被生活中的每个人所拒绝,包括治疗者。如果他们确信自己没有价值,这些缺乏自尊的儿童就会经常以招致他人拒绝的方式来行事。他们可能会通过表演他们最糟糕的行为来“考验”治疗者。一且治疗者通过了考验,其对儿童的无条件接纳就能为儿童提供一个矫正性的情绪体验,并使儿童内化治疗关系中的积极方面。无条件的接纳允许儿童表现出其人格上的可接纳部分和被拒斥的部分,这能减少儿童的防卫心理,鼓励儿童自我接纳,建立自尊。
   在儿童治疗过程中,提升自尊和矫正性的情绪体验是相互作用的。在治疗关系中,如果儿童得到充分的接纳和理解,他们就能主动探索自己的方方面面。而在治疗之前,他们的言行却经常会被生活中的其他人所拒绝。所以在这种积极的治疗关系中,儿童可能会显现出他们真实的情感。当他们觉得足够安全时,即使是反社会的情感,他们也会显现出来。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治疗者必须记住,在温暖和安全的治疗关系中,是没有积极或消极的评价的。儿童被鼓励去试验不同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内化问题的解决方案。
   在治疗过程中,儿童会识别出治疗者对他表现出的态度和情感。当儿童的思维和情感被治疗者充分理解和尊重时,儿童便会相应地修改他们的自画像。通过识别出治疗者的真诚关心和爱护,儿童逐步改变对于自己的看法,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更加值得尊重的个人。然而,如果因为亲子关系存在冲突,或者因为父母扮演了一个此时,儿童会通过使用治疗关系来改变和加强他的自我形象。在治疗关系中,治疗不相称的角色榜样,那么也会产生另外一种情形,即儿童不能识别其父母的行为者不能将其价值观强加到儿童身上,相反,治疗者应该对儿童各种积极、消极或矛盾的感情做出反应,而不对其他任何细节内容和态度做出评价。在这种情况下,治疗者对儿童的表达既不能表扬,也不宜责备。必须看到,对于儿童的表达,治疗者的说服是不能发挥作用的。
    在这个阶段,移情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儿童开始内化治疗关系的良好方面,结果会使他的行为有所改变。儿童通过完成适应性行为来努力取悦治疗者,并从中表照 Hansen等人(1994)的观点,当当事人对治疗者有积极的反应,并尝试完成新的适现出内化的过程。强烈而积极的内化导致儿童移情能力的提高和行为的改进。按当行为来取悦治疗者时,当事人可能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强化,这有利于新行为的逐渐稳定。因此,增进移情可以促进积极的治疗关系。
   正是因为如此,鼓励也成为治疗过程所有阶段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在儿童开始经常被鼓励和支持。鼓励能慢慢地向儿童传递一种积极的价值感和力量感体验们在思维、情感和行为上的改进。治疗者需要提供给儿童一些机会来学习和练习与他人交往的有效方法。此外,孩子的父母也需要不间断地为孩子提供帮助和鼓励,以加强亲子关系。
五、结東个体治疗
   在治疗过程的最后阶段,儿童已经在他的思想、情感和行为等方面做出重要改进。这些改进是儿童将新的理解和知识转变为行动的结果。通过内化,儿童获得足够的力量来理解自身的一部分问题,同时能应付和接受另外一些问题。当儿童及其父母和治疗者一致认为,儿童在对问题的接受、掌握和调整之间已经达到比较好的平衡时,治疗过程就可以结束了。如果顺利的话,儿童将能够整合这些健康的转变并将这些转变应用到他的日常生活中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