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31|回复: 0

游戏环境与儿童发展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1

帖子

5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7
发表于 2018-3-23 18: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游戏环境与儿童发展
游戏场地的设计者们最常见的错误可能就是他们未能考虑到儿童的自然游戏和他们的发展。几乎没有几个儿童发展专家懂设计,也几乎没有几个设计师对儿童发展领域比较了解。一个有抱负的设计师必须是一个渴望学习的人、一个观察儿童的人、一个懂得儿童各个发展阶段游戏性质的人。儿童的年龄虽然提供了他们在认知、语言、社会和运动能力方面的大致的指,但是并没有揭示出关于个体儿童的游戏需求的准确信息。
儿童在游戏场地上不应该总是被按照年龄进行划分,因为他们有必须遵守的游戏场文化( Sutton- Smith,1990)。儿童是相互学习的,大孩子传递给小孩子的游戏场文化有助于保留传统游戏,促进社会流行价值观以及道徳观的发展,教会他们如何进行协商与合作。幼儿与大些的儿童的游戏方式不同,但是在各年龄段儿童之间进行合作性游戏、产生相互关系还是存在可能性的。
现在还有一项最具破坏性意义的决定我们必须进行争论,即学校董事会和管理者们愚蠢地取消了课间休息时间或者把休息时间压缩为短短的15分钟,这种做法剥夺了孩子们进行自由的、创造性游戏的时间。减去孩子往返游戏场地的时间之后,他们几乎没什么时间进行游戏。
这种不断蔓延的指向“更多的学业学习时间”的趋势剥夺了孩子们的游戏时间,因此也剥夺了他们从传统课间游戏的认知、社会、语言、动作、治疗效果中获益的机会。
传统的课间休息时间不应该被缩减、取消或者被有组织的体育课或体育运动来取代。课间休息时间的游戏本质上应该是自由的、无结构的游戏,它在很多方面都有别于有组织的游戏或动。首先,它应该是自由的,能让儿童以他们选择的方式尽情地游戏;第二,应该为它提供各种各样的材料,人造的或者天然的;第三,应该允许孩子们按照天性和需要去探索和学习;最后,应该让孩子们互相学习。因此,不同年龄段的儿童应该有更多一起游戏的机会,历史悠久的课间休息时间和自由游戏应该得到保留。
婴儿与学步儿的室内与户外游戏环境
为了防止大孩子在不经意的接触中伤到低幼儿童,这些孩子的户外游戏场所与大孩子的游戏区应该分隔开。然而,经验丰富、熟练的游戏领导者们也可以设计出大小孩子共同游戏的时间段,让大孩子在成人的指导下和小孩子们一起游戏并在游戏中帮助他们。学步儿最早开始玩的假想游戏就是与父母一起玩的躲猫猫之类的游戏,但是他们的主要游戏活动是探索活动、动作游戏或者练习游戏(Berk,1994b; Vygotsky,1966)。为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创设或者设计游戏场所的关键是要提供材料和机会让他们参加他们那个年龄段典型的自然游戏活动( Frost1992,1997;)
婴儿的游戏表面上看相对简单,但是其发展性作用却很大。他们所进行的感知运动游戏的名称很恰当,因为他们就是在用一种看似无休无止的动作方式来品尝、感觉和倾听。他们的室内外游戏场所相对较小但要很整洁,所选择的游戏物品要安全并具有感官刺激性。等到婴儿长成学步儿,他们就变得特别乐于探索,试验所见的周围环境中的一切东西。他们的游戏场地中要有许多抓握玩具、积木、推拉式玩具、不同质地的物品和声音。在成人的帮助下,他们开始使用小型秋干、滑梯和小型有轮车。
学前儿童的游戏环境
当儿童进入学前阶段(2~5),他们热衷于假想游戏,并学习独立地使用有轮车和大型游戏场地中的设备,他们也广泛地参与到大肌肉动作游戏或练习游戏和结构游戏中。学前儿童的游戏场地更大、更复杂,提供的游戏种类更多。假想游戏所需的材料和设施包括娃娃家、有轮车、车辆轨道、沙子、水和许多非固定物件或者可移动的材料。学步儿进行结构游戏所需要的东西包括工具、木材、积木、沙子和水。当他们到四、五岁开始对有组织的游戏认真感兴趣时,游戏场地就必须再扩大了,要提供可以玩球和进行追赶游戏的平坦的草地,还要为有组织的比赛谁备带有网子和其他设施的地面铺设区域。
在日托中心和学校里可以见到的更为正式的游戏场地是为了让儿童进行大肌肉动作(练习)游戏、假想(象征)游戏和结构游戏而建造起来的。游戏场地上设有储存可移动材料(非固定物件)、玩沙和和玩水的游戏设施、大肌肉动作游戏的大型设施(滑、荡、攀爬、平衡等)、假想游戏的材料和区域(车、船、沙、有轮车、娃娃家等)及建造游戏用的材料(沙子、水、工具、建造积木和木材等)。在学前儿童的游戏场地中设自然区域、花园和宠物可以让他们的游戏得到进一步的促进。儿童的社会行为的发展与其游戏环境的质量和丰富程度是紧密随行的。荒芜的、单调乏味的游戏场地以及缺乏成人的支持都会导致儿童误用游戏场地并且出现互相伤害的行为。
学龄儿童的游戏环境
学龄儿童(5~12)的游戏重心逐渐从假想游戏转移到有组织的游戏(如足球、跳房子游戏、追赶游戏、篮球、四人球类游戏( four square)、打斗游戏)和健身器材,包括像平梯和吊环这样的架空设施。一些有组织的运动,例如篮球,需要铺设好的地面;另外一些运动,例如垒球,则需要平坦的草地。从学前儿童主要进行假想游戏到学龄儿童越来越多地玩有组织的运动的转换应该循序渐进,要持续关注整个小学低年级阶段的为促进认知、社会性和语言发展而提供的游戏材料和器材。随着大孩子的进入,对游戏场地整体空间的要求不断提高。
学龄儿童对埃里克森提出的秩序、结构和勤奋( industry)的需求是在不断增长的( Erikson,1950),可以通过在游戏场地开展工作/游戏活动来实现,例如用工具和建造材料进行的建造活动,艺术和园艺,还有各式各样的运动,例如足球、滑板、冰上滑冰和滚轴式溜冰。对结构游戏和工作/游戏类活动的兴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储存区域是否提供了这些游戏活动所需要的各种各样的可移动材料以及游戏领导者是否能够鼓励这些活动。总而言之,游戏场应该满足前来游戏的所有孩子的发展着的游戏需求。
当儿童接近青春期时,他们越来越受到同伴的影响。他们的身体发生着变化,逻辑思维能力也得到发展,并且他们对异性开始越来越感兴趣。为社会交往、约会和练习体育运动技能而设置的场所和器材逐渐取代了为假想游戏提供的场所和设施,青少年需要强大的能够提供支持的成人来帮助他们理清不断变化的感觉和观念,帮助他们参与积极的社会交往,帮助他们找到能参加有组织的活动的途径(如体育运动、俱乐部),而这些有组织的活动有利于他们承担积极的、建设性的角色。当然,当代的青少年,甚至年龄更小的孩子,越来越希望通过视频游戏、电影、电话、与朋友和陌生人在电脑上的交流来实现社会化和信息的采集工作,而这种活动应该在成人的监管下进行,并且不能让其取代传统的创造性游戏。
创设游戏环境
传统上布置学校、公园和儿童养护中心游戏场地的做法是利用一切可用的空间成排地安装固定设施,这样的游戏场地不仅不符合发展适宜性原则,经济上也不划算。当代游戏场地的空间往往受到限制,因此必须仔细规划以容纳大量的儿童,同时还要在这个场地上为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游戏活动。第一步,要形成一个总体规划,这是一个头脑中想好的游戏场地的最终的、理想的描绘(9-2)。总体规划是游戏场地的草图或者俯瞰图,标注了围墙、相邻建筑物、人行道、固定设施、储存区域、喷泉、水源、避难所、植被、花园、自然地貌和其他占用空间的建筑物的最初位置。
总体规划应该是各代表人群共同努力的成果:父母、教师或照看者、董事会官员、潜在的贡献者以及像建筑师、儿童发展专家和游戏场地专家这些有专长的人,儿童在游戏场地的设计和实际运行创造中应该发挥积极的作用。好的游戏场地是永远不会完工的,而是应该为了适应使用者不断变化的兴趣和能力而持续不断地进行发展和改造。许多开办游戏场地的团体资源有限,因此必须按照优先次序或者分阶段添置材料。
总体规划有助于确保建设过程中采取的各个步骤能够最终获得一个高质量的成果,这仅仅是第一步。像最好的教室一样,最好的游戏场地需要不断地发展,需要经常修改以提供发展中的儿童所需要的挑战性、创新性和多样性。它在各个阶段都应该反映儿童的创造性的贡献。
在最初的游戏场地规划中要充分考虑基础性因素(参见附录“游戏场地清单”),它首先指的是游戏场地的内容,包括空间、游戏材料和设施、自然地貌、储存区域、设施安放的位置、围墙、儿童的数量和年龄、残疾儿童的类型。其次还要考虑游戏场地的安全性,这一点就意味着要遵守国家的安全指南和标准。第三个指标是游戏场地的功能-培育、支持、鼓励和整合各种游戏式、儿童与自然之间的交往、儿童与材料之间的互动。
空间
游戏场地的人群密度影响着儿童的游戏和社会行为,但有关于此的调查研究结果却是形形色色的,它们表明并不是空间因素影响了不同人群密度环境中的儿童的游戏行为( Frost,Shin&Jacobs,1998)。大部分关于游戏空间的研究是在室内环境下进行的。在拥挤环境中的儿童进行的是一些被动的行为,如只是站着、旁观的、随意的、非正常的行为( Preiser,1972)。儿童在人群高度密集的游戏场地上比在人少的游戏场地上更多地出现打架的行为,还牵涉进更多的儿童( Ginsberg,1975)
坎贝尔和迪尔( Campbell&Dil,1985)发现,每个儿童占有的空间从46平方英尺减少到29平方英尺,这种空间密集程度的增加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然而,在研究中也发现了一个例外,有一名儿童强烈地受到了拥挤状况产生的消极影响。这个例外表明,在评估拥挤程度的影响时,也应该考虑个别儿童受到的影响。而卢和肯内利(Loo& Kennelly,1979)的观察使得人群密集度或拥挤程度的问题变得更复杂,他们指出,待在小房间中的四、五岁儿童比那些待在大房间的同龄儿童表现出更多的被动性(攻击性较少、社会交往较少,但是活动中断则更多)。社会性因素似乎也在拥挤程度所造成的影响中占一席之地。
佩克和戈德曼(Peck& Goldman,1978)发现了扩大的社会性密集度对儿童游戏行为的积极影响。更大的社会性密集度使得想象游戏和游戏主题的共享行为得以增加。人群密集度和攻击性行为之间并没有明显的联系。而接触更多同伴反而有助于儿童之间共享游戏主题。
总的来看,这些调查研究说明一系列因素-包括空间、儿童人数、个体差异、社会和文化因素——都会影响儿童在游戏场地上的游戏行为。而成人对游戏环境的精心规划和他们与孩子互动的能力可以在有限的空间里创造出积极的游戏机会。
很明显,合理的人群密集程度是有底限的,超过这个底限,成人和儿童都难以忍受。理想的幼儿园/小学的游戏场地的空间安排是每个儿童平均100平方英尺,他们应该在一定时间内在总面积大约1万平方英尺(100英尺×100英尺)的游戏场地上进行游戏。假如游戏场地设计得好,它应该容纳大约100个儿童同时进行游戏,其中包括开展有组织的比赛所需的有限限开开阔空空间,一个在很多城市都无法获得的自然景观。这样一个游戏场地的空间总量还要容纳图9-2中所描述的各种要素。
大幅度压缩空间意味着所提供的游戏材料和设施的数量和尺寸也要相应缩减,供有轮车行驶的车道和有组织比赛的区域也必须减少或缩小,储存区必须精心设计,而像花园和自然生态区这样的特殊设计还必须减小尺寸,同时在这样的游戏场地中还必须提供更多的监管。此外,游戏安排也要重新修改以免出现过度拥挤的情况。
空间利用一旦确定了拟建游戏场地的位置,就必须对如何利用那个空间进行规划。第一步是要确保该场地的公用设施规划,决定在什么地方安置地上或地下公共设施(污水处理系统、下水道、电话线等),必须谨慎地避免损坏公用设施或者与这些设施冲突,特别是在考虑为支撑大型多层游乐设施或大的固定设施挖坑洞的时候。
第二步是要决定该场地的使用模式。会有多少孩子参与其中,是什么年龄段的孩子?如何排定孩子们使用该场地的时间表(学校或儿童养护中心)或者预计如何安排同时来玩的孩子们
(城市公园)?
第三步是要总体布置出大型永久固定设施的初步安放格局。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参照适用于该地或者该国的安全指南或标准。尽管这些安全标准只是针对人造设施的(如秋千、大型多层游乐设施、滑梯、大肌肉运动设施),然而,不幸的是,它们也在对游戏场地应该提供的创造性的自然材料不断地施加影响。自然景观建筑师可以以志愿者身份到学校里与儿童一起工作,帮助选择自然景观,创设自然的奇境以补充人造设施的不足。
制造商的代表将免费提供规划服务,为他们出售的设施进行空间安排和布置。也有人愿意在整合自然地貌的项目中与环境专家合作。但不幸的是,没什么人会在规划时将儿童纳入其中。通常,他们会提供产品的电脑绘图和规格说明、场地布局,并协助完成其他安排,如为不同年龄群体挑选器材,说明制造器材的材料的区别(塑料、金属、木材),描述不同设施构件的游戏价值,选择安全的地面,评估旧设施,选择安装工等。有一点必须牢记,即人造设施只是具有高度创造性和想象性特征的游戏场地的一小部分,要想把人造的和天然的、创造性的元素整合在一个游戏场地上还要寻求其他资源渠道的帮助。
第四步是要保证材料和设施的到位,安装或者开发永久性的布置,例如储存区、自然生态区、有组织的比赛区和栅栏。很多社区、儿童养护中心、学校都是与专家一起共同规划并建造自己的游戏场地器材的。奥特姆耶和齐格( Altmyer& Zeiger,1997)详细描述了有关这样的社区工程的步骤。美国社区游戏场地建设协会( The American Community Built Playground Association)为那些计划组织社区建设自己的游戏场地的人提供了帮助。长期从事此项工作的设计师的调查研究和经验在选择人造游戏材料和游戏设施时是非常有用的。( see Nabhan Trimble, 1994; Stine, 1997; Greenman, 2005; Tai et al., 2006; Spencer Blades 2006: Keeler, 2008; Moore et al., 2009 Danks, 2010; Frost et al., 2010
得克萨斯大学游戏与游戏环境研究项目1975~2011年间间,得克萨斯大学进行了大量的儿童游戏和游戏环境的研究( Frost F Sunderlin,1985; Frost et al.,2004)。在20世纪70年代,被研究的游戏场地是成人和孩子用废旧材料和人造设施共同建设的。到了20世纪80年代,由于安全标准和越来越多的法律诉讼的影响,该游戏场地的建造改为以人造设施为主,但是花园、可移动的设施以及动物在自然中的窝巢都得到了保留。游戏场地不可能是一模一样的,因此在对一个游戏场地环境的经验进行总结概括并向其他游戏场地推广的过程中必须谨慎。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几项研究的开展,有助于选择和使用游戏设施的经验也产生了。
在这之后的研究中使用的典型方法包括定量研究和采用轶事数据收集的定性研究,儿童和教师访谈,时间抽样观察,参与者观察,儿童观察者互动日志、地形图、录像、无线传输设施的使用。游戏设施的选择仅仅是研究中的若干变量之一,很多选择都聚集在此,例如,攀爬设施可能指轮胎攀爬设施、横木攀爬设施、拱形攀爬设施和传统的猴杆儿;架空设施可能指引体向上杆、单杠、牵引环和轨道上的骑乘设施。在2010,那些二战后在冒险游戏场地中受欢迎的可移动的设备在公立学校和公园的游戏场地中再次受到欢迎。应该记住的是,隐含在重视这些材料之下的原因是儿童酷爱这些灵活的创造性游戏材料,特别是幻想性、假想性和建构性游戏的材料。
学步儿对游戏设施的选择
一项对24~35个月大的儿童进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固定设施和非固定设施(可移动材料)上。最经常被选择的或者最受欢迎的固定设施按照喜爱程度来排序依次是汽车、城堡、滑梯、秋干、攀爬设施、娃娃家、双杠和组合杠、浮桥。儿童最不常选择的是野餐桌、方向盘、圆桶和长椅。最受欢迎的非固定设施是沙子、三轮车、组合容器、烹任锅、漏斗以及勺子。而这类游戏材料中最不受欢迎的是电缆线轴、轮胎桶、马铃薯搅碎机和筛子。固定设施的选择率是25%,非固定设施的选择率是75%( Winter,1983)。为了参与假想或者假装游戏,除了先天的偏好,学步儿不断地寻求大肌肉运动的挑战。
基齐( Keesee,1990)18~36个月大的儿童进行了研究,对他们在乏味的游戏场地上的游戏和器材选择进行了分析。接下来他们把上述游戏场地进行改造,使它们适合儿童的发展。改造后的游戏场地上最受欢迎的固定设施是带攀爬元素和象征游戏成分的立体攀爬架,按照儿童的喜爱程度来排序,依次是泥土山、平台秋千、滑梯、游戏平台、实木板和方向盘。
儿童最常选择的非固定游戏设施按照喜爱程度排列(从高到低)依次是可驾驶的车辆、沙箱和沙滩玩具、打扮物件、扫帚和园艺工具。这类游戏材料中最不常被选择的物品包括方向盘、球、独轮车、小卵石和小虫子。在儿童的所有选择中,固定设施占29%,非固定设施占71%
总之,在这个年龄段,游戏场地上的非固定设施比固定设施更受欢迎。然而,像其他有价值的游戏元素包括沙子,玩沙游戏材料、儿童游戏室、打扮材料、有轮车和跑道等一样,有可以进行象征游戏、练习游戏或动作游戏的大型多层游乐设施也很受欢迎。此外,玩水也很受学步儿欢迎,只是在这些研究报告中未见相关信息。这是一个应该纠正的常见错误。
学前儿童对游戏设施的选择
一项针对一所大学儿童养护中心的四、五岁孩子进行的研究(Shin,1994)调查了室内游戏环境和户外游戏环境中的游戏选择。在游戏场地上的每个游戏区域,儿童都在进行象征性(假想或想象性)游戏。然而,在各个游戏区域中,游戏设施的使用频次不同。儿童最常选择的游戏区是玩沙区,以下按降序排列依次是开阔场地、模型汽车、大型多层游乐设施区域、秋千和灌木丛。该研究没有调查玩水游戏和有轮车游戏。男孩最常选择开阔场地和汽车来玩象征游戏,女孩则最常选择玩沙区和汽车。
一项针对四、五岁孩子的游戏的研究对两所游戏场地的游戏设施选择进行了比较,一个幼儿园的游戏场地设施完备、价格昂贵、具有艺术特点(A游戏场地),而另一个是由志愿者们现场制作的便宜的设施组成的游戏场地(B游戏场地)(Park,1998)A游戏场地有23件设施,B游戏场地有28件。A游戏场地上最多见的选择(从多到少排列)依次是主要用于进行打斗和追赶游戏的开阔场地、玩沙区、秋千、大型多层游乐设施、三轮车游戏和花园;最不受欢迎的是六个教学用的展板,如一字棋、固定的动物形象、固定的世界地球仪。玩水游戏在每周活动安排中也很受欢迎。
游戏场地的游戏设施是志愿者们现场制作的,设有大型多层游乐设施。艺木桌和艺术活动是儿童的首选,其中的部分原因在于一名教师对此感兴趣,并且这名教师的在附近教室的讲台上摆放着许多可用的艺术材料。按照降序排列,依次是开阔地、五种秋千、横梯和攀爬设施游戏平台、滑梯、蹦床、跳绳、娃娃家和沙箱。这个场地中的娃娃家与有轮车轨道和玩沙区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娃娃家得到了最佳使用。这个游戏场地没有有轮车,而且储备丰富的艺术区域把儿童对沙箱的注意吸引了过来。
伊恩(hn,1998)在与帕克(Park)描述的A场地(前文详述过)类似的游戏场地上进行了一项针对4岁儿童的研究。研究发现,男孩首选非固定游戏设施,接下来按降序排列依次是开阔地、秋千、沙子、有轮车、儿童游戏室和跷跷板。而玩得最少的是大型多层游乐设施(仅包括一种主要的游戏构件-滑梯)、固定的动物形象、教学用的展板和世界地球仪。女孩选择的是非固定游戏设施,开阔地、秋千、沙子、有轮车和跷跷板,玩得最少的是教学用展板、固定的动物形象和世界地球仪。
在帕克和伊恩的这两项研究中,园艺游戏的被选率仅占4%,因为园艺活动处在一位感兴趣的教师的定期的、有计划的监督之下。换句话说,就是园艺活动通常不被认为是儿童可以随意选择的自由游戏,而是有计划的、有监督的活动,确保儿童能够获得使用工具的技巧,熟悉植物种植和栽培程序。与此类似的是,游戏场地上很少看到艺术活动,除非成人在计划、提供场所和材料,以及安排和帮助儿童上发挥引导作用。如果成人能够发挥这样的作用,园艺活动和艺术活动都能够成为使儿童各方面发展受益的活动。
固定设施和可移动设施(非固定设施)对儿童的游戏来说都很重要。每一种设施都刺激儿童进行不同形式的游戏,在提供更广泛、更丰富的游戏方面每种游戏都与其他游戏互相补充。在奇昂( Chiang,1985)的一项针对3岁、5岁和7岁儿童的研究中,年龄和性别都是游戏设施选择中的重要变量。例如,随着象征游戏渐渐被有组织的游戏所取代,随着象征游戏和结构游戏越来越精致化,就需要为儿童提供支持这样的游戏的材料和空间。
很多游戏场地都没有非固定游戏设施或者摆放它们的储存设施。里德尔( Riddell,1992)在两种游戏场地上研究了幼儿园儿童的游戏行为和设施选择行为。A游戏场地有很多固定的设施和非固定的设施,B游戏场地摆放的是有几十年历史的为小学生设计的固定游戏设施,因为没有储存的空间,所以B游戏场地上也没有非固定的游戏设施。
儿童在A游戏场地中的游戏设施选择(从最多到最少)依次是娃娃家、大型多层游乐设施、秋千、非固定设施、开阔地、轮胎汽车、玩沙区(沙子是废弃的)、塑料火车隧道。该场地上没有有轮车。儿童在B游戏场地中的游戏设施选择(从最多到最少)依次是大型多层游乐设施、开阔地、秋千、滑梯、单杠、拱形攀爬设施、S形攀爬设施,跷跷板和引体向上杆。儿童在A游戏场地进行的游戏包括象征游戏、建构游戏、身体锻炼游戏和开阔地游戏(有组织的游戏追赶游戏、打斗游戏)B游戏场地上进行的游戏几乎全是身体锻炼(攀爬设施、架空设施、秋千和滑梯)和开阔地游戏。
很明显,学前儿童的游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为他们提供的材料和设施的影响。综合地来看,上述研究均表明成人可以通过提供游戏设施来支持与儿童发展需要和儿童发展阶段相匹配的游戏。从发展的角度来考虑,游戏场地应该备有各种丰富的可移动的和固定的设施,供儿童进行自由游戏;还要准备花园、艺术区、自然区和动物窝巢,进行有指导的游戏/工作活动。
以混合的游戏项目(滑梯、隧道、浮桥、攀爬设施、滑杆、双杠、供身体锻炼使用的高架设施、为象征游戏而设的收纳区)为特征的大型多层游乐设施应该是提供给3岁或者更大一点的儿童使用的。秋干和弹簧跷跷板能刺激运动的发展和平衡感,而且也很有趣。而装在大型多层游乐设施上的教学展板看来是一种资源浪费,儿童使用游戏场地的设施是为了游戏,而不是参加课堂式的教学活动。为了确保儿童能得到挑战,以及对游戏场地保持新奇感,游戏场地的环境应该随着儿章的发展进行改造。仅有限的游戏项目的大型多层游乐设施,如只有几个滑梯、没有攀爬设施和架空设施的大型多层游乐设施,并不是促进儿童动作发展的明智之选。在游戏场地上配备方便的储存非固定设施的仓库,并用非固定设施拼装成不同的组合,包括有轮车和轨道等,都会丰富儿童的象征游戏和动作游戏,支持他们的有组织的游戏。
学龄儿童对游戏设施的选择
大部分一年级的儿童都会参与各种主要形式的游戏,因此他们更需要装备丰富的游戏场地。他们最常选择的游戏设施和区域包括开阔地、大型多层游乐设施、非固定设施、秋千、滑梯、攀爬设施、架空设施、娃娃家、沙子和水(如果有提供)、用来玩表演游戏的汽车和船( Moore,1992)。储存区仍然必不可少。有轮车、车道,以及像娃娃家、气泵、街道标志、为装載搬运车准备的挖沙工、用来对话的通话管这样的辅助性玩具仍然很受欢迎并有很高的游戏价值。
随着儿童进入小学中间年级阶段,他们的游戏器材需要变化。一个简单的土墩可以继续吸引二年级的孩子,尤其是男孩,他们可以用它玩超级英雄游戏和打斗游戏。女孩和男孩都在结构游戏和假想游戏中继续使用非固定设施( Myers,1981)。像横梯、牵引环这样连在一起的架空设施以及轨道骑乘工具在二三年级的孩子们中很受欢迎( Deacon,1994; Myers,1982)
到了三年级,孩子们(尤其是男孩)会广泛地参加到开阔地和球场上有组织的比赛活动中;他们还会用非固定部件进行建构活动;在沙堆、泥土和水里玩耍;广泛使用架空设施和攀爬设施搭建城堡;并且寻找进行社会交往的特殊处所(尤其是女孩)。这些特殊处所可能是大型多层游乐设施上的开阔平台、轮椅平台或者大树下围起来的地方。有趣的的是,如果被允许,他们还会骑三轮车(尽管对他们而言三轮车的尺寸已经太小),而且还会把三轮车道用来“慢跑”。
近期的以及仍在进行中的研究
得克萨斯大学游戏场地研究项目进行了一项较近期的研究,调查了4~12岁儿童的游戏设施选择、发展性使用模式以及推动他们使用架空装置、攀爬装置、自然区域和秋千的动机。而另一项研究则检视了高度与儿童发展的相关性。这些研究全面回顾了每个主要议题的研究以及对游戏中的儿童进行的初始研究,它们对创设游戏场地时如何做出决定、游戏领导、修改国家游戏场地安全指南和标准都很有价值。由于篇幅有限,本书只能简要概述。受到《游戏场地杂志》20082009年中一系列文章以及一本书( Frost,2010)的影响,这些研究已被编入一本国际儿童教育协会发行的书中( Frost et al.,2004; Frost et al,in Hoot& Szente,2010)
总之,从学前阶段直到小学阶段,为攀爬、上身活动和摆动设计的游戏场地器材对男孩和女孩的整体发展极具价值,而且这样的设施应该经过精心挑选,为儿童提供大量挑战性的运动和社会活动(参见图9-3)。由于使用挑战性设施进行的练习不断增加,儿童感知运动技能以一种迅速,有时甚至是非凡的速度在发展,所以实际年龄对个体差异的预测作用很小。大部分3岁儿童在几次自由使用恰当设计的高架设施以后就能够操纵这些设施,而那些没有必需的力量并很快失去动力的肥胖儿童则是例外。高架设施、攀爬器材和秋千上的动作发展遵从的是一个可预知的和可观察到的顺序,即从笨拙、粗糙、简单的动作发展到需要相当的力量、协调性和灵活性的迅速完善的精细动作。
对儿童和教师进行的广泛观察和访谈表明,儿童进行这些动作活动的动机在一定程度上是天生的或者遗传的(如看见攀爬设施他们就攀爬)。然而,来自于其他儿童和成人的示范和鼓励(支架)以及明显感受到的力量和成功都能引导儿童继续进行此类活动,并使这种动作模式得到扩展和精细化。
高度在游戏的挑战性和吸引力方面是一个关键变量,同时也是衡量危害性的一个主要变量。孩子爬得越高,跌落得越快,后果也更严重。因此,游戏场地的器材应该限制高度,同时还要具有挑战性以及可接受程度的冒险。为了应对孩子们可能从有高度的器材上坠落到器材下面或周围,准备配套的弹性地面在保证游戏场地的安全中显得非常重要。不能过于强调游戏设施的高度这些变量。儿童必须进行合理的冒险,以发展肌肉和认知能力(由大脑的发展来支持),从而学会在挑战性的游戏中保护自己。
把自然地貌融入户外游戏和学习环境在20世纪70年代初,小型的、简洁的花园被并入游戏场地之中,上述大部分研究都是在这样的游戏场地进行的——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路德教学校招收了500名各个民族的从学步儿到中学的儿童。近年来,通过学校管理者的合作,通过兼为教师和博物学家的丹纳·基伯恩( Danna Keyburn)、格利尔(O.T. freer)、约翰(John)和查尔斯・赛格特( Charles Saegert)以及许多有经验的志愿者的工作和努力,路德教学校的一个游戏场地被改造成适合学前儿童直至小学生的自然奇观,他们可以在广阔的自然加人造的户外课堂中进行互动、研究和学习。
这些游戏场地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们们包括蝴蝶园、草药园、菜园、宠物设施、工具、雨水收集设施、动物窝巢、温室和一大片有野花、青草和树木的湿地,这片湿地被一个5岁的孩子命名为“澳洲风情”。在这里,孩子们有一小片荒地,他们可以从其中的小山上滑落和滚落,可以在荒地中的水域里抓蝌蚪,草丛的隐蔽之处还能让他们建造避难所和洞穴。一间配备了电脑显微镜和水质监测设施的彩虹房为研究动植物提供了支持,并把室内与户外的活动和学习整合起来。如,孩子们参与到追踪帝王蝶迁移和帝王蝶幼虫死亡率的研究之中,他们还为上门送餐服务( Meals on Wheels)(一个针对返航归家人员的食物计划)提供草药。该校的男童子军还由于在自然环境中的出色工作获得了雄鹰童子军奖。我们试着比较了这种丰富的、充满想象力的空间和学习机会与被标准化高风险测试驱动的普通学校课程中的科学教学/学习的潜力。
路德教学校的一个蝴蝶园于2004年被美国野生动植物联合会( the National Wildlife Federation)认证为校园栖息地,教室花园也在获得美国园艺协会( the National Gardening Association)授予的2004年度青少年花园奖( Youth Garden Grant)的同时取得了海洋世界和富士胶卷授予的环境卓越奖项。路德教学校该活动的负责人也获得了“初级大师园丁"( Junior Master Gardener,JMG)项目颁发的马瓦·贝克( Marva Beck)年度教师奖。JMG是由得克萨斯合作推广服务( Texas Cooperative Extension Service,TCES)和得克萨斯A&MA集团园艺部合作发起的国际青少年园艺项目,该项目在美国50个州和世界上其他10个国家的表现都很活跃。
路德教学校花园的资金来源包括DELLIBM、社区医院基金会和路德派基金。
现在,自然花园项目已被扩展到一所残疾儿童学校和一所主要招收少数民族裔和低收入群体儿童的学校。而路德教学校项目也已经扩展到让儿童在全年课间休息时间游戏和户外自然学
,他们主要研究二者结合的结果对儿童行为、学习和发展所起的作用。很多路德教学校的儿童通过参加由得克萨斯路德教户外部( Lutheran Outdoor Ministries of Texas)举行的“孤星营”( Camp Lone Star)来拓展自己的野外经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